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堂堂小散 的博客

欢迎朋友们光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容易接受新事物,兴趣广泛,爱学习,爱独立思考问题.爱交友,

网易考拉推荐

毛时代的农村有多穷,听我告诉你  

2015-05-21 08:09:14|  分类: 文革及运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 青天白云123 发布在 凯迪社区



   《邓》剧展示了安徽农村的穷,那么其它地方呢?现在我就以一个第三者的目光,讲讲我当时的见闻。


   66年以前上军队子弟学校,对农村没印象。文革开始后学校停办,我回到了父母身边。坦克一师师部座落在天津蓟县(当时属河北省)城东十八里的一片山坡上,坡下几百米隔着条马路是个叫仓上屯的村子。学校里有一半是一师的子弟,另一半则是附近几个村子里的农村孩子

   常去村子里打麻雀,有时也到农村同学家中去玩。当地的农舍基本是用石头砌成的,屋顶铺着厚厚的茅草,瓦房很少见。农家的陈设基本上是有一个斑驳陆离的卧柜,外加几件吃饭用的桌椅板凳,便是家徒四壁了。有人说毛时代路不拾遗夜不闭户。路不拾遗那是扯蛋,夜不闭户倒是真的。而且不止夜里,大白天的也不锁门,因为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偷的东西。

   一到暑假我们便被组织起来“上山下乡”,离家几十里,时间一个月。就别提干活的事了,我们基本就是捣乱去的。吃饭则是挨家挨户的派饭。早饭红薯咸菜加棒子茬粥,晚饭棒子茬粥加咸菜红薯,中午大改善,玉米饼子加咸菜加棒子茬粥。遇到农户心慈面善的,也会端上一盘炒西葫炒茄子什么的。说是炒菜,其实就是“熬”菜。城市每人每月才半斤油,遑论农村了。总之,除了麦收及逢年过节能吃上几顿白面外,当时的农民一年四季基本就是以红薯和玉米饼子为主食的。

   向贫下中农学了一个月,贫下中农却把我们饿成了狼崽子。回到家,老娘总是先给我们炖上一大锅排骨,靠,当时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猪都吃到肚子里去。这便提到了肉。我们买肉都是去仓上屯的供销社去买。那时的农民除了家里来“客(音且)”或过大年,平时跟猪肉是绝缘的。那时没有冰柜,卖肉的把猪肉吊在一眼深深的井里,用以保鲜。于是那一坉可怜的猪肉便不断地被提起来又被放下去。和城里不一样,在农村你不要发愁买不到瘦肉,因为农民更愿意买肥肉,用他们的话讲,肥肉吃起来更香。农村买肉不要票,但要贵很多,我记得应该是两块钱一斤吧。

   顺便说说军队师级干部的生活情况吧。在70年以前,全国的物资供应情况应该还是不错的。当时父母的工资加起来有二百几十块钱(母亲在家属工厂上班),军人服务社里茅台五粮液中华烟随便买,我记得当时茅台四块二,五粮液三块八,中华烟六毛一盒。反正那几年父亲天天是茅台酒中华烟,比现在都牛逼!

   71年我当兵走了。73年我所在的坦克团出军都山,过怀来,走走停停,一直把坦克开到了山西的阳高县。这些地方现在都挺穷的,那时更是穷得一塌糊涂。在怀来的一个小村子里,一位40多岁的大嫂为欢迎“亲人解放军”,为我们端上了一盘切好的洋白菜心,因为她家里实在没有比这白菜心更好的东西了,让人内心颇有一种“令人惭漂母,三谢不能餐”的感慨。一位60多岁的大娘掰着手指头跟我们说,她这一辈子就吃过18个白面馍馍。

   在阳高县,我们驻训在一个叫西洋河古城的地方。这里盛产土豆,我觉得这里的老乡一日三餐好像永远在吃土豆,连玉米饼子都成了好东西。雁北人爱吃一种叫莜面窝窝的面食。一个星期天,炊事班发给我们几斤莜麦面和菜蔬,让我们自己做莜面窝窝吃。我们连“窝窝”长什么样都没见过。于是房东大嫂伸出那双从大年初一好像就没有洗过的手,开始替我们和面。她把小面团放在手心里一撮,撮成一个圆筒状的东西,矗着放在茏屉上。没多大功夫,笼屉上就出现了一个“大马蜂窝”。大嫂一边撮马蜂窝,一边不住地用手擤鼻涕,看得我们是目瞪口呆。你别说,在这窝窝上倒上卤,吃起来还真劲道。可吃着吃着就觉得不对劲了,原来房门口站着七八个破衣拉撒的小孩子,他们不看你的眼睛,就盯着你手里的碗,那眼神足以刺伤最坚硬的心脏。我们胡乱扒拉了几口,把剩下的莜面窝窝都让给房东大嫂和这些小孩子吃了。

   我们最后的一个驻训点是一个很大的村子。这次我们住进了一间青砖瓦房,屋里的大躺柜黑红透亮,上面摆着几只古色古香的大瓷瓶,窗明几净,显得家境很殷实。女房东是个结婚还不到半年的新娘子,长得非常漂亮。这女房东心性还特别好,每当我们跑早操回来,她总是烧好热水招呼我们刷牙洗脸。享受了几天美人的款待,却总不见新郎官露面。女房东有些羞涩地告诉我们:她男人是在外面为国家做事的。看到新娘子面若桃花,我们猜想新郎官肯定也是个帅呆了的棒小伙。

   终于有一天,“帅呆了”回家看老婆来了,于是帅呆了就把我们惊呆了。这棒小伙身高不到1米7,模样还算周正,就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,是个跛子。一问才知道,原来这哥们有亲戚在一家煤矿当领导,为他在矿上找了个事由,每月能挣五六十元钱,这在当地绝对属于高收入者了。就凭着这五六十元钱,他便把一朵鲜花插在了自己的这堆牛粪上。当我们又要开始新的远征时,女房东一直把我们送到村边,她和许多农村姑娘一样,站在村头的高地上,目送着一辆辆坦克拖着漫天的烟尘,驶向了神密的远方。当时,我的心情真是怪怪的。

   农村由穷变富,还是在80年以后。由于实行了包产到户,只短短两三年的时间,很多地方的农民便开始顿顿都是大米白面了。理论总是灰色的,而生命之树常绿。邓小平一句言简意赅的“贫穷不是社会主义”,似乎比整部的《资本论》都更有意义。至于是不是这样,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